首页 > 关于项目 > 新闻聚焦
《财经》年会2020 | 清华经管EMBA高峰夜话“未来·科技驱动产业升级”举行
日期:2019年11月14日

11月12日晚,清华经管EMBA2020财经年会高峰夜话“未来·科技驱动产业升级”在中国大饭店举行。活动邀请了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清华经管EMBA名师陈煜波教授,海量数据董事长、清华经管EMBA07级校友、未来科技EMBA首期班同学陈志敏,亦创科技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清华经管EMBA08级校友张培武,七牛云创始人兼CEO、清华经管EMBA19级同学许式伟,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丰瑞祥总裁、祥付宝董事长李紫建共话数字经济产业升级。



目前,工业4.0的浪潮已经席卷全球,信息化、数字化已经成为引领创新、驱动转型、塑造优势的先导力量。如今,产业数字化浪潮悄然来临,数字技术也由最初的选择介入发展到全面融合,以技术助力实体产业的互联网化、数字化、智能化进阶。


在全球经济面临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如何加强国际间的创新与合作,完善与数字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国际政策环境?在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推动传统产业转型过程中,如何发挥数据的高质量效率实现智能化?如何深耕细分应用场景,实现技术在不同产业的真正落地?


清华经管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 陈煜波教授


陈煜波强调,数字经济绝对不仅仅是信息经济、网络经济等更加时髦的说法,数字经济最核心的是数据作为经济关键生产要素的前提。我们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互联网或者互联网+的时代,而是数据驱动的数字经济时代。


从数字人才的地域分布情况看,陈煜波透露,不仅仅在沿海一线城市,数字人才最多。成都、重庆、西安、武汉这些地方的数字人才也都位列全国前十。可见,从区域角度出发,中国数字化转型是全面深入的。


从数字人才的行业分布看,陈煜波表示,最多集中在软件和IT服务行业,其次是制造业,再其次是计算机、网络和硬件、消费品。陈煜波同时提到,整个中国不同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本质上是靠数字人才的跨行业流动和溢出效应。接近60%的数字人才流向了计算机网络与硬件、公司服务、制造和金融四大行业。例如,金融行业的数字化本质是靠数据驱动的软件定义,光软件定义无法完成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它一定要要多方位人才。所以从人才的流动就能看出一个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规律。


谈到各城市的数字人才流动规律,陈煜波认为,从软件与IT服务、计算机网络与硬件四大行业看,北京只有在软件和IT服务行业的数字人才是净流入。上海、深圳和杭州在四个行业的数字人才全是净流入的,综合实力深圳是最强的,杭州尤其是在软件和IT服务行业的数字人才吸引力在全国最强,广州四个行业的数字人才除了制造业以外其他都是净流出。


陈煜波认为,过去中国的数字化转型专注于互联网行业中的消费端口,现在越来越向制造生产端走,或者从B2C向B2B走。最吸引这些人才流动的原因,在于他们能够发挥平台产生的价值。



陈煜波最后提到,数字化转型或者科技驱动,在任何时候都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效率的提高。第二阶段是通过技术内核产生一些新的商业价值和效益。第三阶段则是整个商业模式的变化。而我们现在真正缺的是懂得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家。


嘉宾精彩观点




海量数据董事长陈志敏:“未来所有的企业产业一定是数字化的,但是最终数字化也要回归到解决企业的问题。一个企业首先要有标准化才能做数字化,没有标准化就做数字化大部分都要失败。”


谈及数字化赋能,陈志敏指出,未来所有的企业产业一定是数字化的,但是最终数字化也要回归到解决企业的问题。企业本身是数字化的一个主导,它是一。数字化是它的一个赋能或者助力。最终企业本身的科技能力是主要的,数字化属于零。


亦创科技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培武:“发展数字化经济人才很重要,要重视智力资本,智力资本包括核心技术、人才结构、运行模式。要尊重人才,智力资本的产出才能产出人才,要尊重人才就要尊重他的价值,要承认他的价值,承认他有交换价值,承认智力劳动成果是具有价值的,然后我们才能建立智力劳动成果这种补偿机制。


张培武表示,传统制造业对机器设计、工艺都比较熟悉,但是我们这些技术企业对这些并不熟悉,所以一定要进行结合。产业发展就三个要素,第一个是科学的牵引,第二个是技术的交叉和融合,第三个是市场需求的推动,我们传统产业也知道市场需求在哪儿,但是不知道技术怎么实现,所以我们一定要跟技术企业结合。


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传统行业要积极拥抱互联网,数字经济帮助企业具备持续不断的创新能力和盈利能力。


赵燕表示,传统行业要拥抱互联网,用数字经济赋能实体产业。数字经济帮助企业具备持续不断的创新能力和盈利能力。以华熙生物为例,她介绍到,华熙生物实验室引进了高通量筛选系统,通过自动化操作和数据库分析实现菌株筛选,24小时可筛选上千万个菌株;谈及文化体育、场馆运营,赵燕表示,大型赛事场馆的运营一直是全球性难题,只有通过供给端的创新才能带来消费端和市场的升级。


七牛云创始人兼CEO许式伟:“今天我们很清楚流量已经见顶了,接下来很难催生出更多的快速产生效应的企业,我们判断接下来IT数字经济是从人口红利转向技术红利。


谈及传统数字化改造,许式伟认为,传统数字化改造也会分短期与长期两个层次:一是单纯信息化,将东西放到线上或者把整个生产过程都数字化以后能够快速的从中找到效率的评级,找到用户对我产品的看法,这些是能快速见效的;但实际上,每个行业都会有自己的硬核难啃的骨头,真正能产生巨幅效率提升的东西。在他看来,只有进入研发的环节才能让企业进入新的行业中的位置,不可能所有的公司都能够完成这个升级,一定是在这个领域的部分企业有想象力的企业愿意看得更远的企业。



丰瑞祥总裁、祥付宝董事长李紫建:“我认为数字化转型已经在今天To B延伸的服务端里,支付服务的同时连接ERP厂商,匹配单品供应商的促销规则,贯穿我们服务的商圈或新零售商的生态链。


李紫建表示,今天《财经》年会的话题,未来科技驱动产业升级,To C到To B,数字化转型已经在潜移默化的渗透到过程中,ToB转型升级过程中不仅仅是丰瑞祥对核心正规棋牌电玩城的数字化升级,包括丰瑞祥公司内部管理人才的升级,懂规则,明确节点,灵活运用且适配核心企业,更好的融合,才能符合产业的变化与发展。